當前位置: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追夢安農人 >> 正文

【四方物流香港】唐慶峯:黨建業務雙帶頭

時間:2020-06-22 來源: 作者: 點擊:

                                                   追夢安農人·唐慶峯篇


黨建業務雙帶頭

——記植物保護學院唐慶峯教授


經過一個“超長版”假期,植物保護學院第二批返校復學的姚領同學進入實驗室的第一天,就發現了桌上整齊擺放的4包一次性口罩和1瓶消毒液,問了一圈才知道,原來這是導師唐慶峯為團隊的研究生特別準備的“開學禮包”。

唐慶峯,植物保護學院教授,一位樂觀向上的“80後”,是學生眼中的良師益友,廣大農民的知心朋友,同事眼中的“帶頭人”。

“教育不是把水灌滿,而是把火點燃”

“唐老師的課堂,似乎有一種無形的魔力,即使再複雜難懂的昆蟲學知識,也可以輕鬆掌握。”2017級農業昆蟲與害蟲防治專業研究生馬磊回憶起唐慶峯老師的課堂,許多畫面依舊清晰。


唐慶峯在授課

有時他會説:“這節課就教大家認兩個蟲子”,然後合上書本,投影上呈現出各式昆蟲的圖片,接下來分別請同學陳述昆蟲的特徵,待同學們大體陳述一遍後,他再逐一點評,並做補充和拓展。“一節課下來,時間過得很快,上課的內容卻印象深刻。”

比如説到昆蟲的習性與行為,唐老師還會介紹其某些特性在生活中的運用。如被廣泛使用的驅蚊燈、誘殺害蟲的殺蟲燈,都是運用了昆蟲的“趨光性”特徵。當然,“飛蛾撲火”的故事也會被引出並請同學們探討:究竟是自取滅亡的莽撞,還是義無反顧的執着?

2015級植保專業餘俊傑還記得,唐老師説到最原始的有翅昆蟲蜉蝣成蟲生命之短暫時,引申到了“朝生暮死”的成語,説當時感受最深的就是生命的短暫、珍惜當下的意義;2016級植保專升本的房敏,對唐老師説過的“蟋蟀宰相”典故至今印象深刻,唏噓於當權者玩物喪志而禍國殃民的歷史悲劇。

雖然唐老師人很温和,課堂氛圍也很活躍,但他對課程的要求從來不打折扣。有一次上《果樹病蟲害防治》實驗課,唐老師讓每位同學拿出標本,一組一組抽查,能説清楚每組標本具體特徵的才算過關,如果認得不全,下課要接着認,直到全部熟悉為止。

“把課備好、上好,是對學生最大的愛”。唐慶峯認為,教師不僅要有深厚的知識儲備,更要注重理論與實踐結合,尤其要始終堅守在“教好書”中“育好人”。

《果樹害蟲防治》是唐慶峯教學生涯講授的第一門課程,他坦言備課時“挺有壓力”。為了上好課,唐慶峯提前查閲了大量資料,自學了許多視頻內容。為了搞清楚課程中“碭山酥梨”“寧國山核桃”等病蟲害防治知識,他還委託李桂亭老師幫忙聯繫碭山植保站和寧國市農業系統,收集一線經驗和數據。

十多年來,唐慶峯不僅在開課前一個多月就會認真備好課,還會及時將專業領域前沿知識傳遞給學生。20191月,草地貪夜蛾入侵我國,“對學生來説這是非常重要的專業知識”,他第一時間將其補充到課堂,還帶領研究生多次實地採樣研究,“目前我們已發表3篇草地貪夜蛾學術論文。”唐慶峯的研究生房敏説,這符合唐老師的治學和科研理念,“辦公室裏寫不出好論文,項目就得從田間地頭來,科研必須和生產實踐緊密結合。”

“高校是培養人才的地方,尤其要注重學生‘三觀’的培養,大學生如果思想出了問題,可能就是危險品,比普通人對社會的危害更大。”唐老師會在課堂上諄諄教誨。馬磊説,唐老師注重對學生思想和品行的教育,在講述農業“害蟲”時,會穿插講述一些為了一己私利對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害羣之馬”,引導學生明是非、辨善惡。


唐慶峯指導研究生開展科研

“教育不是把水灌滿,而是把火點燃。”這是唐慶峯的育人理念。如果問起2017級動植物檢疫專業同學對輔導員唐慶峯的評價,大家幾乎一致認為,唐老師“為同學們打開了一扇門,讓大家走自己想走的路”。

他注重學業規劃和職業引導,鼓勵學生根據熱愛大膽選擇,勇敢追夢,“認真思考什麼是自己鍾愛一生的事”。對於熱衷科研的同學,他幫忙聯繫老師指導大創;對於有創新創業熱情的同學,他想方設法給予支持;對於崇尚公益的同學,他不遺餘力推薦各種活動渠道......

省教學成果一等獎,學生評教多次“優秀”等次,優秀班主任、學業導師,所帶班級獲評校“十佳班級”“先進班級”“紅旗團支部”......一份份榮譽,就像一個個閃光的印章,映襯出一個個堅守初心的過往。

“路並不好走,但我選擇堅持”

“如果沒有安農大植物保護學院和唐教授的支持,我可能走不到現在。”提起唐慶峯,臨泉縣姜尚工藝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韓玉梅滿是感激,“唐教授就是上天派給我們的貴人。”

事情還要從2012年説起。因小兒麻痹導致右腿殘疾的韓玉梅,向我校植保學院尋求技術指導,接到任務的唐慶峯趕到韓玉梅蜥蜴養殖場所在的臨泉經濟開發區,被身殘志堅的韓玉梅深深感動,當即決定為韓玉梅提供無償幫扶。

“唐教授不僅給我很多專業指導,更像是我創業路上的人生導師。”韓玉梅説,最初借錢辦廠,企業經營一度非常困難,唐慶峯不時鼓勵她,讓她堅強面對困難挑戰,“唐教授説他手機24小時不關機,遇到問題隨時給他電話。一個大學教授如此費心幫我,我真的沒有理由不努力。”

從最初的蜥蜴養殖,到後來轉型經營葫蘆、根雕等工藝品加工銷售,如今的姜尚工藝品公司擁有員工51人,殘疾人員工13人,年產值達2000萬元,產品主要出口至美國、澳大利亞、東南亞、歐盟等國家。2019年,韓玉梅因身殘志堅自主創業幫扶家鄉數百家庭就業,入選“中國好人榜”。

其實,對於從小在城市長大、“連麥子和韭菜都分不清”的唐慶峯來説,畢業後從事與“三農”有關的工作,並不在自己最初的人生規劃之列。

“特別感謝植物保護學院很多前輩和恩師的教導,讓我逐漸堅定自己的選擇。”唐慶峯説,從1998年進入安農植保專業開始,學院對實踐教學的重視,讓他一步步對植保專業、對“三農”領域由陌生到熟悉,再到由衷熱愛。丁克堅、林華峯、高智謀、李桂亭、檀根甲、操海羣......一大批教授在教學實踐和基層服務中,就像“三農”領域的“百科全書”,為農民解難題,為農業做貢獻。“那時候就特別想成為他們那樣的人,理想的種子悄悄萌芽。”

研究生期間,導師吳振廷老先生講過的一個故事讓他印象深刻。

1973年,學校下遷紫蘆湖辦學,沿淮地區發生了大面積小麥吸漿蟲,這是一種爆發性害蟲,因吸食正在灌漿的麥粒汁液造成小麥嚴重減產。“在那個本來就糧食緊缺的年代,老百姓想吃一個白麪饃都十分困難。”

“吳老師言談中對我們的殷切期望歷歷在目:‘農業發展需要技術、需要人才,你們一定要刻苦學習,用專業知識為老百姓服務,為祖國發展服務。’”

“一個人只有將自己的理想與時代的發展、與祖國和人民的利益緊密結合,這樣的理想才有寬廣的胸懷,才有堅實的基礎。”唐慶峯銘記着導師的教誨,博士畢業後,謝絕了企業的高薪邀請,回到了熟悉的母校。


唐慶峯深入田間調研指導

生產實踐經驗不豐富,他在入職第一年就到基層駐點。

廬江縣植保站副站長孫俊銘還記得唐慶峯在該站實踐鍛鍊的情形。“201067月份,唐博士來實踐鍛鍊。夏天很熱,我們早晨45點就出發,到農田開展病蟲害和農藥藥效調研,半晌午才能趕回吃早飯。他沒有一點架子,和大家打成一片。”孫站長説,有一次到田裏做蟲害調查,因為調研項目多,加上天氣炎熱,唐慶峯在稻田裏有點發暈,大家催他趕緊到田埂上休息,但是他堅持把所有項目調查完,才從田裏上來。“理論功底非常紮實,特別能吃苦,做人做事都踏踏實實。”這是駐點期間大家對他的一致評價,近4個月的實踐期間,唐慶峯沒回過一次學校。

“確實很累,但收穫很大。”唐慶峯説,他是去“取經”的,跟博士身份沒什麼關係。作為大學老師,雖然在科研上會區分研究方向,但在田間地頭,你只有把老百姓的問題解決了,才能真正贏得他們的信任。

“搞農業這條路不好走,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持下去。”他一直記着李桂亭老師的話。他利用業餘時間,大量查閲資料,對病、蟲、草害等各方面知識廣泛學習,還從網上查找大量病蟲害圖片,到生產實踐中認真比對,反覆消化。

“經過34年的時間,慢慢覺得‘不慌’了。”如今的唐慶峯,經常帶着年輕老師到一線開展服務,每當此時,他也會在心裏問自己:“能否像前輩們那樣遊刃有餘?”

去年11月的一天,他先後接到學校皖西北綜合試驗站和臨泉縣植保站電話,反映當地麥田草地貪夜蛾疑似蟲情。第二天一早,他就和團隊成員趕到現場,經過認真查看和科學論證,確診了草地貪夜蛾蟲情。他們科學制定防治方案,對重點田塊開展“挑治”,有效遏制蟲情爆發。今年初,唐慶峯成為全省防治草地貪夜蛾和蝗蟲的專家組成員。

如今,唐慶峯每年都要深入省內10多個縣區,面對面、手把手開展技術指導,承擔各級各類農作物害蟲防治培訓任務。他編寫農民看得懂、學得會、能操作的《糧食作物主要病蟲害識別與防治》科普書籍,參與“基層農技幹部能力提升”“回鄉農民創業”“新型職業農民”等項目培訓,5年來累計開展培訓講座20餘場,培訓新型職業農民1500人次。“慶幸自己一路來的選擇和堅持,很高興能為‘三農’做點事。”

“被需要是件很幸福的事”

2015年我開始擔任系主任和教工第二黨支部書記,最初也有很多困惑,‘雙帶頭人’工作怎麼才能做好?”

通過走訪調研,唐慶峯的目標逐漸清晰:最核心的就是要做好服務!首先服務好學生,堅守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其次要服務好教師,不斷提升教書育人的能力和水平,發揮支部戰鬥堡壘作用。

結合學院“三結對”工程,唐慶峯組織支部成員做好“對接”,“支部每位黨員教師對接1-2個學生寢室,服務學生成長成才;每位黨員教授對接一名青年教師,提升他們的教學科研能力。”通過“結對”,提升了支部活力,增進了師生了解,對“兩個服務”的定位也有了促進和提升。

如何通過黨建引領,進一步促進事業發展?結合實際,支部先後施行“負子蝽工程”“沙漠蝗工程”,提升青年教師教學和科研能力。在美留學十年的饒相君博士回國後,在唐老師的幫助下,積極向黨組織靠攏,教學科研方面都取得了進一步發展。

2017年學院支部調整,部分退休教師併入教工第二黨支部。“老師們退而不休,對學院事業和年輕人的發展充滿熱情。”唐慶峯適時提出“春蠶工程”,邀請老黨員為師生上黨課、作報告,參與教學督導。“剛開始,我們連裝訂試卷都不熟,經過吳振廷老師手把手指導,現在裝訂的試卷既規範又美觀。”年輕教師黃勇説,“春蠶工程”讓他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學習和成長。

慢慢的,“負子蝽工程”“沙漠蝗工程”“春蠶工程”以及旨在提升教師實踐能力的“燕尾蝶工程”,逐漸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支部品牌。

“黨建與業務工作深度融合,才能充分發揮示範引領作用,才能真正推動事業高效發展”。201910月,省委副書記信長星來校調研,唐慶峯代表全校教師黨支部發言時,如此坦露心聲。


唐慶峯指導支部工作

除了“結對幫扶”,唐慶峯所在的支部還不定期組織黨員教師面向社區居民和中小學開設“綠色課堂”,讓更多人認識農業、瞭解農業;通過建立“植保110”服務機制,支部黨員教授對接縣(區)植保站,第一時間解決農業生產中的植保問題,形成了“小昆蟲、大服務”特色品牌,有力地帶動了農民脱貧致富;通過開展學科與產業對接,組織黨員專家深入一線,圍繞特色產業研發推廣“一招鮮”關鍵技術,助力鄉村振興。疫情發生以來,支部10餘名黨員教師在線服務農業生產,宣傳草地貪夜蛾蟲情及防控措施、沙漠蝗災的風險及應對策略、小麥和油菜病蟲發生及防控等,全力“保春耕、戰疫情”。

“一個人被需要,是件很幸福的事,”唐慶峯覺得,“做好‘雙帶頭人’,關鍵就是要‘帶好頭’。”在同事和學生們的眼中,他是不折不扣的“拼命三郎”,學科評估、一級學科博士點申報、重點實驗室申報等工作,都能看見他忙碌的身影。

“雖然學院及支部工作佔用了唐老師不少時間,但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學術和科研工作,”在李茂業看來,唐慶峯科研工作“很高產”:2019年發表7SCI論文,項目、課題也都是“大豐收”,“這和他的勤奮努力密不可分,”對唐慶峯來説,每天早出晚歸,中餐和晚餐都在食堂解決,夜裏十二點到家已是家常便飯。

2019年,植保學院教工第二黨支部獲批“全省高校黨建工作樣板支部”培育創建單位,“這是對過去工作的肯定,更是對今後工作的鞭策”。

如今,正值“不惑”之年的唐慶峯,越發“清醒”。繼續教好書、育好人、服務好“三農”,是內心不變的堅守。同時在他心中,“樣板”的標準很高,激勵他繼續堅守初心、勇擔使命、奮力前行。(文字:夏利明 周賢超 圖片視頻:夏成雲 夏利明)